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乐夏3》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出圈舞台

时间:09-2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4

《乐夏3》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出圈舞台

上周末,朋友圈被瓦伊那和任素汐合唱的《大梦》刷屏了。朴实无华的歌词,搭配缓缓流淌的旋律,唱进了很多人的心里。这首《大梦》是《乐队的夏天3》的女神合作赛改编作品,目前在微博上已经有超过60万次的转发,比第三季所有舞台微博转发数加起来都要多。很多人甚至因为这首歌将《乐夏3》的豆瓣评分从两星改为四星。赛程进行到一半,这档综艺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大范围出圈的舞台和乐队,节目的猫眼热度也再次突破9000。《乐夏3》的最新两期(女神合作赛竞演赛段),确实比初舞台和捉对PK赛段可看性高出了一大截,不仅有《大梦》这样的催泪民谣风,也有《I Need You》这种母亲视角的空灵安眠曲,龚琳娜把蒙语和Rap结合起来唱,二手玫瑰和黄龄的《小红小绿》好似在表演一个人的精神分裂……《乐夏3》能呈现如此高质量的合作赛舞台是意料之外的。和其他显露疲态的综N代一样,乐夏第三季播出以后一直没掀起什么声浪。27支乐队初舞台表演完有印象的寥寥无几,只有二手玫瑰因为主唱梁龙的“打脸”和《伎俩》回忆杀有一些出圈的讨论度。温吞和无聊,是很多乐迷对前四期的第一观感。其实第三季的首发阵容并不敷衍,除了二手玫瑰、超级市场这类摇滚老炮,也有橘子海、回春丹这种风格独特的年轻乐队。初舞台几乎每个乐队都拿出了自己最受欢迎的作品,散人的《泸沽湖》、橘子海的《夏日漱石》在云都是评论过万的歌曲。但是,热门意味着大众,保守的选曲也拉低了惊艳程度。第三季没能像前两季那样,在开场就交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黑马组合,前两季的黑马乐队九连真人、福禄寿都是在初舞台就凭借新奇的曲风和表达征服了很多听众的耳朵。出众还是平庸,一听就能分辨。这一季,大众乐迷、专业乐迷和大乐迷在打分倾向上非常一致。有观众看完前几期直言,基本已经能确定这一季的前三名了。创作确实需要酝酿和积累,想到米未传媒去年制作的《二喜》,也是到了最后一期才出现了《再见老张》这种封神级别的作品。《乐夏3》进入改编赛段后,乐队与乐队的风格碰撞开始有了一些新鲜感。1V1改编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孤勇者》和《好久不见》的对决,这是“宏大叙事”与“个体关怀”一次表达上的对抗。改编《孤勇者》的安达组合,成员大部分来自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擅长用民族乐器编织草原史诗。他们一出现在台上,就是日照金山、万马奔腾。安达用民乐和蒙语表达草原牧民的守护与传承,马头琴、口弦琴与呼麦融合出恢弘的气势,燃翻天灵盖。瓦依那是来自广西的“土地”乐队,几个成员平时都在地里插秧种田,业余时间做做音乐,他们的作品也如田园里吹来的风,清新、质朴。瓦依那将《好久不见》里“在街角的咖啡店”改为了“在那山那水那田”,整首歌的情绪也从对爱人的怀念变成了异乡游子的乡愁。原来,好久不见的欣慰不只是对前任,也可以对故友,对山野,对内心向往故乡的自己。每个都市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复归的家乡,牛腿琴和竹筒琴的和鸣,让这份愁绪和向往变得更轻盈,更淡然。瓦依那没有复杂的编曲和炫技的唱法,击中人心只靠最简单的配器和最直白的歌词。“真诚质朴有文化”的《大梦》就是如此。《大梦》的歌词就是不怎么押韵的大白话,赤裸裸地把人生不同年龄的焦虑摆出来,不断重复的章回体结构细细道尽人的一生。只看歌词并不会觉得这首歌有多惊艳。《大梦》好就好在词与曲的高贴合度,曲调把文字里疑惑、迷茫、释怀的情绪都传达到了,让原本沉重的人生命题多了一分“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淡然。任素汐略带沙哑的声音,给《大梦》加了不少分。就像有些演员的脸自带电影感,任素汐的声线也有一种阅尽千帆的温柔和力量,唱出了尘埃里的挣扎。任素汐和瓦依那的合作做到了“1+1>2”,也刷新了《乐夏》合作赛的水准高度。这是前两季很多比瓦依那实力更强的乐队都没能做到的。《大梦》的刷屏也让人想起了第一季盘尼西林对《New Boy》的翻唱,这两个舞台都证明,改编一首歌,有时做减法比做加法更有效。【文/葵涌】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